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尘舜筌

北国少帅 Blog of Shunquan

 
 
 

日志

 
 

中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  

2017-01-13 21:49:25|  分类: 国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 - 舜筌 - 微尘舜筌 

一,这个话题就不能说,说出来都是个病句

经常听到“中国人热爱和平” 或 “中国人 不喜欢侵略”,总体我认为这样的句式都是病句,无论结论是什么,都不能说。说了就很荒诞。这就跟今天说人种话题一样,不能说,因为“人种”概念早过时了,你只要一说就错了。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是“中国”的使用作为一个国家概念只有很短的时间,也就20世纪才开始这么称呼的,以前都叫朝啊,清朝,周朝,并且疆土不同,所以无“中国”。“中国”的使用不到100年,你怎么论证“中国”的历史?严格地说,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历史中不变的中国。中国作为一个词汇,三千多年前出现过,就是指洛阳旁边的一小块地方,将之囊括其中的周朝不知道有没有二三个省份大,周朝或许是今天版图的10%?以后也没有国家叫过“中国”。这是其一。

另外,热爱和平还是富有侵略性,其实在不同时期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是逐渐变化的。总体人类都是从富有侵略性走向和平的,“侵略”与“和平”根本没有好坏之分。道德是变化的,人类的价值观也是变化的,所以,评价侵略还是和平也没有意义。假如历史上没有侵略性,那叫没有雄心壮志!是懦夫的国家和民族!

最重要的是,人类共祖,秉性一样,如今尚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哪个民族更富有侵略性或和平性(基因里的“好战”只体现在个人,不体现于整体一个民族,尤其是古代“好战性”至今没有看到过任何基因评估),所以,这些评价也没有生物学根据,既然没有任何科学根据,那么任何结论都是靠不住的。

 所以,世界上从来不存在热爱和平的国家,也不存在喜欢侵略的国家,只有 有能力有条件侵略的国家与没有能力没有条件侵略别人的国家与民族。大国都是侵略来的,小国都是被迫的,假如中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那么如此大的国土面积是怎么来的?至于热爱和平,我相信也是没有过的,因为之前的人类文明发展过程,决定了所有人都是被动的应对局面,你喜欢也好 讨厌也罢,都必须被动面对外部的突然情况。但是,这一类似纯动物的丛林倾向,确实在20世纪全球现代化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发生了逆转,或正在逆转:人类的偏好发生了变化,突然画风从侵略变成了和平!所以,大家纷纷表示:我们是热爱和平的民族。之前可不是这样,不说别的国家,就说“中国”里的楚国人,那曾经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一个“国家”,七年无战事楚国男人就会觉得活着没意思了,那是遍地尚武的一个时代(尚武是什么意思,就是热爱打仗,喜欢侵略扩张啊。中国春秋战国整个都是喜欢打仗的,否则也不叫“战国”了)。所以,你不能在这样的基础之上还总结说:中国人热爱和平吧?但肯定也不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喜欢做战士,所以,说中国人都喜欢战争,肯定也是不对的。总之一句话:讲一个国家或民族是喜欢和平还是反对和平,都是没有意义的空话、废话、呓语。

二,汉族的历史证明一直在胡化,一直是侵略扩张的结果

任何大国都是侵略扩张的结果。尤其是历史上形成的大国,都是侵略大国,只有弹丸小国才可以说自己是热(没)爱(能力)和(侵)平(略)的。

今天中国的主体是汉人,91%是汉人。汉人的祖先是黄帝。传说中黄帝从北方草原而下,从张家口一带南下进入华北平原,把原本生活在这里的蚩尤族追杀到长江以南,成为今天贵州附近的苗族。而蚩尤则被腰斩于河北地区。所以,我们尽管敬爱祖先,但我们不能说黄帝是热爱和平的,黄帝很明显是个武将军,他本身明摆着就是个侵略者。

尧舜禹这一脉的神话倒是很符合和平理念,一路禅让。可惜那是神话,至今没有考古支持,当然黄帝的故事也不见得是真实的。无论如何,中国古人与其他民族并无二致,有人喜欢和平,也有人就是侵略者。

到了战国,整个“中国”都“侵略”得一塌糊涂。楚国、燕、赵,都是著名的战士之乡。到了秦,西戎色彩浓重。“戎”本身几乎就是“战士”的代名词,所以,最后秦国吞(侵)并(略)其他六国,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人们常常说,今天中国的版图是从秦始皇开始的,所以,中国的开始就是秦吞(侵略)六国。所以,即便我不能定性中国是否有侵略性,至此我是不能说中国人自古就热爱和平的。我更喜欢说:我们中国人自古是尚武有雄风的——这也不难听嘛。自秦以降,中国男人都似乎变种了,开始流行娘娘腔,到最后一个王朝竟然开始崇尚脂粉窝里的“贾宝玉”了,不过,按照文明发展规律,这就叫“进步”!放下屠刀,立马吃素!

秦国之后的另外一个中国最大王朝就是唐朝了。唐朝的版图一直延伸到苏联境内,连李白都是苏联的碎叶城人。这么广大的版图肯定不是白白送来的,而是军事(侵)扩张(略)来的。

再到清朝的胖公鸡版图,再到......什么时候,伸伸缩缩,分分合合,整个就是一部侵略与被侵略的历史啊。不过,所有国家与地区都一样,中国与他国没有差别。

不过东亚出来这么一个“大国”也是地理造成的结果,并非因为中国人特别富有侵略性,因为几个大平原连接在一起,方便啊。但是,一旦扩张出东亚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四面的环境限制了其发展,但因此再说中国人没有侵略性 就很荒诞了,已经是世界最大国家之一,人口第一,你还想统治全球啊?。东面是宽阔的大海,西面是世界上最高的不适合人生活的青藏高原,西南是高山大河,北面是游牧草原,善于农耕的东亚人只有一条细细的咽喉通向当时的西部文明核心世界,这就有了一个“西域”。靠着广大的华北平原的积累实力,这种力量在个别时候穿过狭窄的河西走廊进入西域,这就是东亚基本可以形成的最常见的版图。这个一直可以延伸到西域的奇怪的版图,也说明了“中国”历史上的文明力量是异常“辉煌”的,因为西域是一个鼓出去的一个大包。但再远就是强弩之末了。但为何只能止于此,也有是有特定的原因的。

三,农业时代的潜在统治者是游牧人,是骑兵

这个世界上自从有了马,就有了发展主线:这个世界进入被马牵制的时代,牧马人或者骑兵成为整个世界的主宰者。马匹是大约5000多年前的印欧人驯化的,这个结果导致了一条这样的基本结果:印欧人+马就是胜者。一直到工业革命之前这个规律都基本成立。缺了其中任何一项,情况还不会特别坏,但假如缺了其中两项,结局会特别惨。至今世界上疆域最大的两个帝国,一个是让中华帝国头疼几千年的匈奴(甚至是打到欧洲,百度 阿提拉)(或与匈奴有关的突厥,),一个是成吉思汗帝国(依然与匈奴有关),他们无不是游牧人的闪电之作。亚欧大草原是世界上最大的游牧人聚集地,这里隐藏着世界上最凶悍的骑兵集团,他们在旧时代几乎战无不胜。

印第安人则是在工业革命的前夜看见欧洲来的骑马人就跪了,然后一败涂地,直至灭亡。(估计很多人看见要吐糟,请容我文学化一些呵呵,还有上面的夸张描述,这些并不影响我继续严肃地思考其他问题)

马延伸了人类的速度与力量,骑兵们所向披靡,所以,农业时代的英雄雕像几乎都是骑在马上的人。

就连中国的英雄们也必须是骑兵,如汉朝最著名的将军霍去病。其实,霍去病之于汉朝很能说明汉朝的军事特性是什么,没有骑兵就没有汉朝几百年。甚至比汉朝还强大的唐朝更是典型。因为唐朝的底色就是游牧人。唐太宗是北周贵族,而北周就是游牧人宇文家族建立的,北周人是鲜卑人。不仅如此,唐朝绝大多数的皇后都是鲜卑人。这一特性决定了唐朝是一个开放的王朝,尤其是向游牧人开放的王朝,因为他们的皇宫里一半的贵族都是游牧人,都是北方草原南下的游牧人。所以我们也可以说,唐朝不是一个标准的中原小农王朝。

有人经常拿匈奴征服罗马、元朝消灭宋朝来总结:“野蛮打败文明"。其实不能一概而论,而是一定时期内的文明发展特征是:游牧骑兵战胜农人与城市。并且游牧人的主要特点是迅速劫掠,不是定居建设,所以看起来损害很大。那没办法,这就是那个阶段的文明发展规律,没有什么好坏。生产力低下时期人类社会就是弱肉强食,丛林法则,谁有实力谁占优势。

在旧大陆北方,游牧人带来的威胁主要来自欧亚大草原,而旧大陆中南部,则主要来自阿拉伯世界。如今,欧亚大草原的游牧人受制于周边国家的现代化文明发展,上一个时期的文明条件改写了,所以游牧人力量自20世纪就被牢牢压制,主要是苏联和中国等 对于蒙古草原的分割与压制,改变了延续千年的欧亚大草原历史,历史从此改写,再也不会发生以往那种格式的“野蛮战胜文明”。但阿拉伯世界由于没有如同中俄这样的世界级大国夹击,所以一如既然地挥洒着旧时代的游牧天性,他们以穆斯林的面目出现种种有悖于现代文明的行为,至今困扰着与之相邻的国家与地区,尤其是西方国家。(西方国家对于阿拉伯世界的战略 我认为是一锅粥,主要是意识形态僵化、 陈旧,是一种不懂文明发展规律的悲剧,所以他们才将阿拉伯世界的局势搞得越来越被动。西方的智库,尤其是美国的智库或东方研究,我觉得水平低下,所以导致了一系列的战略性错误。不过这不是今天的话题。假如他们不接受新的文明观,会错得越来越离谱   :))

四,国家与组织能力等

当我们说到和平或侵略时必须说说国家,从国家才能看清和平与侵略的实质。 

国家是文明产生的一种现象。最开始的时候,国家是从家族逐渐扩大的一种组织或社会,人们也没有经验 没有理论,所以最开始是非常小的规模。大家可以看看最初5000年前西亚两河流域,都是零碎的小国家,实际上那可能就是一些商业共同体。国家最需要的一种能力是组织。

这种组织能力发展了1000多年后,到古埃及帝国时代就非常完备了。人的学习传播能力都非常强,但学习积累也需要时间。所以,有时候需要时间就必须等待,不等你也得不到合适的结果。强扭的瓜不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违反规律,结果就会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在大约4千年前古埃及能够建设出巨大的金字塔本身就说明这个国家的组织能力是非常强大的。所以,在这里维持一个大帝国是没有问题的。古埃及帝国断断续续长达几千年,都说明了其文明水平之高。当然它也有特殊的便利条件:交通。

维持一个大的帝国,不仅需要组织理论,而且需要快速交通条件的支持,否则政令不通就会导致帝国迅速崩溃。而古埃及帝国有一条穿越而过的尼罗河几乎是天赐。文明发展规律里面的一条规律就是:水路比陆路交通快。很可能它发挥了作用。但不是唯一的作用。

古埃及帝国的一个独特优势是他的区位或地缘。西亚两河北临中亚游牧人,所以不断被一次次粉碎。而埃及帝国却远离中亚,也有很多游牧人南下,不过他们只能逐渐渗入埃及,却不能展开闪电战。而埃及与亚洲的唯一陆地连接点在西奈半岛,这里因为气候变化甚至有一条大河浮现会完全将北非与亚洲断开,所以守卫起来抵御北方“胡人”非常方便,而非洲之内的其他强敌又非常少,故而这些因素使得古埃及帝国竟然“万寿无疆”一样地长久。但是埃及帝国的海岸线很长,所以他们需要防御的敌人主要是来自于海上,最终他们受到的重创确实是来自于至今不明的一次或一段大规模的sea people攻击,此后基本上一蹶不振。这说明当时的海上船舶的战斗力或速度等方面肯定得到了一次明显的提升。说白了,农业时代的战斗力就是看速度,不是马匹支撑的骑兵就是战船,哪个都行,海上战斗力看希腊罗马相关的国家即可。战国时期的楚国之所以非常有战斗力,估计与他们的船舶能力有关,甚至可以推测当时应该有一个湿润的气候时期。否则,楚国不能如鱼得水。

 人类的发展犹如一个不算是很复杂的游戏,就那几项条件,打来打去,人们争先恐后地闯关,有的闯关成功,有的会失败,就看”武器“了。而人类的武器,除了一些“天时地利”,归根到底就是”文明力“。文明力在野蛮时代,就是看“技术上”的速度与强度,还有组织能力,没什么道理可讲。

以上几项条件:交通通讯工具、地理地缘以及组织能力等,都是必须的,否则就会出问题。比如秦国与元朝的昙花一现,都说明了只是具备一项或两项能力,但缺乏全部的条件就会迅速崩溃。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缺乏成熟的组织能力。同时秦朝第一次在中国搞成帝国的时间也说明了,2千多年前的东亚文明水平仅只相当于4千年前的中东地区。帝国作为一种现象或理论,它是文明的一个突变,是需要花费时间学习的。他们后面的汉朝就搞成了。什么原因?这里面主要就是,汉朝把帝国组织架构给研究好了,尤其是还提出了思想这个最重要的”软组织“,这就是之后一直被中国统治者使用的儒教。说明儒术对于统治帝国而言非常有效。相比元朝或匈奴帝国的迅速崩溃,答案就有了:缺乏组织能力,与秦人相比他们连文字都没有,如何良好组织?他们可能更没有如汉朝一样进行大规模的 黄老之术VS儒教 的思想大讨论,最后才定下儒术可以说是极其“英明”的一个决定!但再好的美女也经不住岁月啊,都2000岁了,很多人还拿这个资深美女宝贝一般对待,我倒是很感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时代性

本来这个话题应该结束了,实在没有想到会说这么多。但最后还是补充一点吧,说说时代性的重要,否则前面都是胡说!

人类文明发展是有规律的,并且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规律,不要因为我讲了农业时代的规律你就误认为认为那在今天也是“对的”。其实根本不存在对的错的,文明发展中 只有踏对节点才是对的!踏错节点都是错的!所以,事先研究好文明规律再行动是必须的。科学治国,恐怕首先就是要科学客观地研究人类文明发展规律了。

从人类文明发展来看,对于侵略与和平,是先敬侵略,后爱和平。假如你在中国的战国搞非攻,肯定会被秦国碾压而亡。但是在今天,你再搞吞并肯定会受到谴责,甚至更惨。比如伊拉克,就因为一个科威特,最后“亡党亡国”。历史过程中,热爱和平的秦桧成了千古罪人,相反的岳飞却成为民族英雄,但实际上岳飞抗击的敌人现在和我们是一家人。这就是因为文明的发展变迁引起的困惑与诡异。认识到这些,就知道今天如何行动,明天怎么办了,还是找文明发展规律啊,踏准节点,顺应文明发展潮流。

之前的人类从来都是弱肉强食,丛林社会,灭绝种族自古有之,但大约到了工业革命的后期,人类自古即有的尚(侵)武(略)精神,就开始式微了。(不仅反战开始了,并且还发生了其他变化。参见拙著《文明大趋势》)比如希特勒,比如日本,其实他们干的事情一点也不比英法国家残酷殖民时期更恶毒,但他们没有赶上趟儿,踏错了节点,结果落下千古骂名:一个吃了原子弹,一个被分裂为两个国家。

 国联与联合国的相继成立,标志着文明在国家层面上的新概念出现,这种超国家的组织出现,意味着一种超国家的国际新的评价体系的出现,也是为新道德的出现奠定了基础。比如和平的出现乃至和平成为一种价值就与这个组织的出现不无关系,当然,最重要的是人类文明在现代化即将完成时对于人类生命本身有了新的突变性的看法(这个涉及到另外一个复杂的大问题,以后谈,参见《文明大趋势》)。总之,在一个和平逐渐成为文明潮流的你还倒行逆施,侵略或蚕食他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让你得不偿失。即便是一些邪恶轴心,也认清了这一点,不敢随便越此红线,否则国际社会很可能会联合起来一举拿下或制裁。也所以,许多国家不仅仅是出于麻痹众人,也是出于对当今文明价值的尊重,屡次强调“我们是热爱和平的国家”,应该表扬一下:这是明智的。文明的红线确实碰不得,好战与“侵略”这个恶名在今天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承担了其严重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