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尘舜筌

北国少帅 Blog of Shunquan

 
 
 

日志

 
 

谁推荐了蒋介石任黄埔军校校长  

2014-02-19 13:51:13|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17年,内乱不已。
这一年,冯国璋、段祺瑞控制政府,拒绝恢复《临时约法》和召开国会,试图以武力统治中国。
孙中山采取离开上海,南下广州,号召护法,于1917年8月25日至9月1日在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联系滇、桂、粤各省,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就任海陆军大元帅,李烈钧亦从上海南下,被任命为大元帅府参谋总长,率军转战于广东韶关、南雄等地。
1918年4月10日,桂系军阀利用政学系操纵国会,改组军政府。孙中山被迫辞去大元帅,于27日离开广州赴上海。因此前方战争,暂时收束,第一次护法失败。
同年8月,陈炯明之“援闽”粤军,从漳州誓师回粤,攻克广州,赶走桂系军阀,孙中山于11月再回广州,重组军政府,继续进行护法斗争。
 
1920年3月,李烈钧率所属滇军与桂军在广东继续战斗。
至1921年7月,率部进入广西,击溃桂系沈鸿英部,占据桂林,12月迎孙中山至桂林,成立北伐大本营,集合粤、滇、黔、赣各军拟假道湖南北伐。1922年5月,李烈钧率赣军由韶关分途北进,经南雄,出大余,一个多月的时间,前锋已达江西吉安,有直下南昌之势。6月16日,陈炯明在广州发难,围攻总统府,孙中山上“永丰”舰避难,电令李烈钧回师平乱。
1923年1月,滇桂联军击败陈炯明。2月孙中山重返广州,再建大元帅府,就任海陆军大元帅。李烈钧回广州仍任参谋总长。
此后,李烈钧一直跟随孙中山从事幕僚长的工作。
 
民初军阀割据、兵连祸结、战事频繁,以致民无宁日,李烈钧认为要迅速铲除军阀割据局面,统一全中国,必须建立一支革命武装,于是他向孙中山提出创办军校的建议。
他在自传中这样写道:“迩时容共主张本党同志意见颇不一致,争论至烈。总理询于余,余以健全本党急应培储党军干部对,总理韪之,乃创设军官学校于黄埔。”
那么,蒋介石担任黄埔军校校长是否是李烈钧推荐的呢?
李烈钧的小儿子李赣骝回忆:“这是不是事实,我还没有找到书面的资料。我是听我二哥讲的,当时孙中山委托我父亲来筹办黄埔军校,因为父亲是参谋总长。可是我父亲说,我年纪大些了,还是让年轻人做吧。当时蒋介石很积极,也很能干。父亲就推荐蒋介石来做黄埔军校校长,孙中山也同意了。”
“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还要考证。我父亲是总参谋长,蒋介石是行营参谋长。孙中山给我父亲的委任状,现仍保留在档案馆。”李赣骝说。
 
李赣骝的二哥名叫李赣驹,生于1918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十七期,曾任上海市政协常委、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
“黄埔同学会一成立时,二哥是秘书长。调他到北京来,他不肯来,他还想在上海。现在还在担任上海黄埔同学会的会长。”李赣骝回忆。
李赣驹幼年时,曾跟随父亲见到过孙中山。据李赣驹后来回忆,上世纪20年代初,父亲担任广东大元帅府总参谋长,孙中山任大元帅。当时,李、孙两家都住在广州市士敏土路,孙中山常来家中商量军政大事。孙先生常摸着他的头说:“大头仔、大头仔。”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铁狮子胡同逝世。北京临时政府决议为其举行国葬。孙中山治丧委员会决定3月19日把孙中山遗体移往中山公园社稷坛公祭。
李赣驹亲历了这一幕:3月19日11时,黄惠龙、马超俊等8名国民党员将灵柩抬出。其他人分为三组轮流抬棺。李烈钧分在第三组,一路护送至中山公园。3月23日国民党党内举行公祭,24日、25日向各界民众开放。
在护送灵柩及到中山公园社稷坛时,有一个人多次放声大哭,撕心裂肺悲痛欲绝。父亲说,他是汪精卫。
 
1929年春,中山陵大体告竣,南京国民政府组成奉安委员会,5月26日灵车沿铁路南下至南京举行公祭。
5月30日,孙中山女婿戴恩赛来上海接李烈钧赴南京参加奉安大典。李烈钧当时身体有恙,不能远行,李赣驹代表父亲去南京。
李赣驹到南京后就住在中央党部。1929年6月1日清晨,大家坐马车到中山陵,一路上气氛肃穆。到了中山陵山门口,李赣驹看到前面很多人在往上缓缓地抬升灵柩,戴恩赛牵着他的手缓缓走上台阶,走在前面的还有蒋介石、宋庆龄、宋美龄等,走到中山陵上大堂,大家列队向孙中山先生的遗体作最后的告别。
 
孙中山去世后,李烈钧出席过多次纪念活动。他对国民党内的腐败和教育等问题深表忧虑。
1927年11月21日,他在中央党务学校纪念会上说:“一般同志说南京是总理指定的首都,我们要建都南京的话,我倒很不赞成。我主张首都要建在甘肃、新疆那些地方,因为交通不便,才可以使一般党部和政府做事的人安心尽职。……我以前所怕的是‘恶化’,现在所怕的尤其是腐化。”
他提醒要警惕党阀:“我们现在不怕军阀,倒是怕‘党阀’。所谓党阀,就是利用他个人的地位操纵党的行为,违反党的纪律。固然有些人在党的历史很深,地位不同,我们称之为领袖。党内虽然不能不有领袖,而党的基础还是在一般党员。所谓党的意志,党的行动,还是要以全党的意志为意志,以全党的行动为行动。如果有时个人支配党,那就变成了所谓‘党阀’。”
1927年12月25日,他在江苏省第一届教育局长会议上抨击教育说:“青年不好读书,狂喊口号,以为读书三年,乃至一二月,即便可做大事。西洋人至三十岁,研究学术方有基础,方能出而问世,岂有如吾国二十余岁之人即思握大权者乎?中国现在有二破产:其一、财政破产;其二、即教育破产。”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